首页 > 教育督导 > 政策法规

如何才气拥有精英心态?

2020-03-26 23:34:28 来源: 点击: 文字:(,,)

没有完美的大学,大学生活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应该对自己负起责任。

那么,整个社会是不是也应该负担起自己的责任了呢?这个体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1.谁拥有参赛资格

随着收入差距的逐步扩大,阶级流动的可能性越来越低。经济的不平等导致了教育水平的不平等。越有名气的学校,学生的经济配景和家庭配景越是类似,教育到达了严重的同质化。

从外貌上看,有钱人家的孩子上名校,可能是因为学费越来越高,穷人家的孩子难以蒙受。但分析深层原因就会发现,这绝不仅仅是学费问题,更是因为——想造就一个能上名校的孩子成本越来越高。

随着学校的录取门槛逐渐提高,家长在孩子身上的投入越来越多,无论是私人西席、课外领导、才艺培训还是体育磨炼,都需要倾注大量的人力和财力。

不仅如此,名校录取时会格外照顾高收入家庭的学生。有五类学生会受到特此外录取优待,他们划分是:捐钱人子女、名人子女、教工子女、校友子女和运发动。

我们可以发现前四类都是以某某子女的身份泛起。富有的捐钱人、上流社会有影响力和招呼力的人、本校教工和往届校友,他们的子女拥有录取特权,充实体现了代际传承和阶级复制。校方希望从这里结业的学生,未来也进入这一阶级再举行捐赠,形成循环。

那么另有一个种别——运发动,是不是其他阶级学生的时机呢?

很遗憾,并不是。

名校指定的运动项目只是高端和小众化的运动,好比击剑、高尔夫、皮划艇、风帆,而不会是篮球。有钱人家的子女不仅在学习上拥有良好条件,就连运动上也充满优势。

名校所宣称的公正,往往只是拿学生性别、种族的多样性作幌子。外貌看起来,我们走进了一个多种族的、男女平等的学校,实际上,看似多种多样的人,依旧是同个阶级的人,只不外来自差别的国家和地域,又拥有差别的特长而已。

名校就像是特权的碉堡,录取只是走一个形式。大学校园是精英子女结识、交流的场所。由此,教育体系通过固化特权、故障流动性,让特权阶级不停延续下去,从而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的不平等。

固然,也有少少数蓝领阶级或农业家庭的孩子进入名校,并获得了奖学金和助学金,或获得减免学费的资助,但这只是用来装点门面,学校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获得免税特权,以及让不被录取的人无话可说而已。

事实是,大部门的普通人基础没有参赛的时机。

2.自以为是的天之骄子

在已往,学校会在新生入学时,让他们知道:被录取,并不代表一定比没录取的学生优秀。录取并不是乐成的极点,而是努力的开始。

学生应该通过自己接下来四年的努力,证明自己是值得被学校录取的,这引发了学生的奋斗意识。

可是到了今天,情况却完全相反了。

刚一入学,哪怕只是在新生晤面会上,学校就开始不停地告诉学生:你们是最优秀的,能够录取到如此优秀的你们,是学校的荣幸。

学校之所以给学生戴高帽,拼命讨勤学生,是因为在精英统治下,学校已经把自己定位成了供应商,而把学生和家长当成了客户,学校希望通过满足客户来获得更多捐钱。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学校越来越注重仪式感。无论是在入学、结业,还是种种公然运动中,学校都在不停地强调自己的标志,甚至学校的代表颜色。学校希望通过强化自己的形象,提升在校生和往届校友对学校的文化认同,增强凝聚力。

学校里的教授们,尤其是名校的教授,也很是享受自以为是的满足感。他们认为自己能够进名校,站稳脚跟,就说明自己是最棒的教授,自己的学生是最棒的学生。然后,大家相互勉励、相互夸奖、高度认同相互的价值。

如果任何人对此有疑问,学校就会枚举出一个重要的事实,来证明他们拥有最好的教授和最好的学生,这个事实就是——这里的教授,拥有最多的学术结果,所以是学术水平最高的教授;这里的学生是以最高分录取的,所以是最优秀的学生。

问题是,学术水平高的教授,就一定能教好课吗?分数越高的学生,思想品德就越是高尚吗?

学校通过偷换观点来自圆其说。不停抬高教授和学生的做法,让他们越发自以为是,认为自己的一切都是应得的。

3.不行一世的优越感

来自精英家庭的名校学生,从一出生就受到种种掩护和优待,很难接触到其他阶级的人。一路求学,又在各种名校里遇到同样阶级的同学,更强化了自己的特权阶级意识。

他们脱离了群众,脱离了自己阶级以外的所有人。他们基础不相识普通公共,甚至以为基础没有须要去相识。这种很是狭隘的自我中心,组成了精英阶级的普遍模式,在他们眼中,只能看到自己,其他人都无足轻重。

自我中心带来极大的隔离感。他们认为自己和其他阶级基础不需要有交集。在这样的心态下,又怎么可能期待他们发生社会认同感和责任感呢?

即便到场公共服务项目,他们也把自己定位成拯救者,带着狂妄的态度和施舍的心情。越是到场服务,他们的优越感越是强烈。

这种优越感的背后,潜伏着强烈的不宁静感。他们之所以轻视他人,是为了掩护自己的自卑。他们从小被要求要乐成,在他们的价值观里,不乐成就意味着不值得被爱,因此他们恐惧失败。他们基础不相识真实的世界,更不敢冒险去相识真实的世界。

所以现在的精英阶级,与曾经真正的贵族完全差别,他们既自私又没有宁静感。

不行一世的优越感,只是他们自欺欺人的面具。

他们并不知道,唯有抱着平等的态度去体验其他阶级的真实生活,才气相识到整个社会的真相,也才气明确,自己并没有想象中得那么优秀。

4.完全差别的游戏规则

名校学生拥有太多资源,他们可以与政治首脑、顶级客商或是名人共进晚餐,或者获得种种特殊经费,好比旅游津贴、研究经费、奖学金等。同时,他们还拥有特权。好比分数。

回首历史,曾经的名校是严格的,遵守着优胜劣汰的尺度,每一级都有10%到15%的学生拿不到学位。

但今天的名校,打分尺度很是宽松。默认的打分起点线越来越高,平均结果更是节节攀升。好像在告诉学生,不管怎样,你们的起点就是比别人高,因为你们是如此优秀,而我们学校又是如此的高规格。

再好比纪律。考勤或者停止日期,原本是为了在一定水平上约束和督促学生,但在名校这些都只是没有效力的空话。在名校念书的孩子,享有高度的灵活性,他们总是被照顾、被宽容,他们永远都拥有第二次时机。

学校默认他们未来会延续自己的阶级,因此,他们的大学就已经开始为他们展示未来的生活。

他们进入名校,就好像走进了宁静的保险箱,加入了豪华的俱乐部,可以永远享受特权。和名校的精英学生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他们在普通的学校,要接受严格的划定。如果他们缺勤或者延误了最后期限,等候他们的就是处罚,甚至连申诉的时机都没有。

学校给他们的定位是:他们永远不行能有第二次时机,他们的选择也很是有限,人脉还是时机都与他们无缘,他们的未来注定了要听从被治理和被控制。

差别的阶级面临着完全差别的教育模式。工薪阶级的孩子会被教诲严格遵守纪律;专业人士的子女会学习如何缔造表达自我,建设自己的优势;而精英阶级的孩子们学习如何控制自己、控制他人,如何掌握权力。

本应该通过自己的向导力和影响力推动社会进步的精英阶级,只想继续占有他们的特权,并延续下去。

精英阶级已经习惯于享受特权。不仅仅是大学,整个社会都陷落在精英统治中,这样的阶级碉堡,应该如何突破呢?这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责任编辑:

上一篇:维欧艺术留学:英国伦敦时装学院热门研究生专业有哪些?

下一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