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督导 > 政策法规

15年前,姜伯驹院士为何怒批数学“新”课标?

2020-05-24 00:09:27 来源: 点击: 文字:(,,)

本文原题《姜伯驹:新课标让数学课失去了什么》,原载于灼烁日报 2005 年 3 月 16 日。2018年,最新的高中课标已颁布,新的义务教育课程尺度也在制订中。本文带大家回到15年前,看看其时的姜伯驹院士对那时即将使用的义务教育课程尺度有哪些看法。

注:原文中的“新课标”均指《全日制义务教育数学课程尺度(实验稿)》。

撰文 | 姜伯驹

泉源:和乐数学

教育周刊:在刚刚竣事的“两会”上,您提交了一份提案,指出正在实行的《全日制义务教育数学课程尺度(实验稿)》,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数学新课标”,存在比力严重的问题。在您看来,它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姜伯驹:“新课标”于 2001 年 7 月颁布,根据新尺度编写的新课本陆续出书试用。原定分步到位,转动生长,到 2010 年才全面实施。事实上到 2004 年 9 月就已在全国匆匆实施,只有个体县区除外。在我看来,这个“新课标”革新的偏向有重大偏差,课程体系完全重新努力别辟门户,在实践中已引起教学上的杂乱。特别是,“新课标”与此前许多年实行的几个数学教学纲领相比,总的水准大为降低。这个偏向是错误的。

教育周刊:降低水准,也许是为了让中学生、特别是初中生少学一些难明的知识,以减轻他们过重的学业肩负。从这个出发点来说,“新课标”似乎不是没有原理。

姜伯驹:这跟减负没关系。我们要问:是现在的学生肩负重,还是已往的学生肩负重?恐怕大多数人都市说,现在的学生肩负重。从数学课来看,现在的学生所学的知识并不比已往多。而且,不是学的多肩负就重。相反,老师讲的越少、考的越刁,学生的肩负越重。现在学生们都陷在“题海战术”里,考试不是考学生的能力,而是考学生的熟练水平。因为考试往往有选拔的意义,如果你就学一个“九九表”,怎么考?只能千方百计出怪题、偏题,把考试搞成“头脑急转弯”。

教育周刊:仅仅因为“降低水准”,就说“数学新课标”“偏向是错误的”,是不是有些偏激?

姜伯驹:“新课标”全面否认已往的教学体系,每个学段(三年为一学段)均代之以数与代数、空间与图形、统计与概率、实践与综合四大板块,知识的教学跳跃杂乱。它过低地预计学生的明白力,学生稍一问个为什么,就要等候“螺旋上升”的下一个循环。宽大的中学西席拿到新课本后无所适从,不得不想措施应对:水平很高,履历富厚的老师,他们根据自己的思路讲;重点或准重点中学的一般老师,他们拿着已往的课本把定理和界说补齐;但更多的老师特别是西部边远地域的老师,他们缺少教具,也没有多媒体,课本中大量所谓贴近生活的实例农村孩子都没有听说过,不知道怎么教了。家长找老师补课,补旧课本,穿新鞋走老路,反而大大加重了学生与家长的肩负。数学教育在基础教育中有其特殊的职位。“数学是科学的语言”,说的是数学知识是学习其他学科的基础。“数学是思维的体操”,是说还要训练出其他学科中所需要的清晰思维的智力。这对于青少年的康健发展关系极大。中小学数学教育担负着理性文明和科学精神的启蒙使命;在实行科教兴国的战略中,这个使命尤其重要。“新课标”全面否认了我国中等教育的优良传统,大大淡化了数学中的推理证明,代之以“贴近学生熟悉的现实生活,使生活和数学融为一体”。甚至连“平面几何”这个词都不见了,只许说“空间与图形”;三角形内角和即是 180 度这样的基本定理也不要求讲证明,有的课本就代之以所谓说理,让学生用铰剪将三个角举行拼接实验。不勉励学生问为什么,不讲证明,数学课就失去了灵魂。

其实,数学上许多观点并不是完全可以实验出来的。好比“三角形内角相加是 180 度”,你真用尺子去量,可能会有误差,也许就得不到这个 180 度。现在这些观点都不讲了,只让学生认识一个详细的角,这还是数学吗?平面几何中许多观点看似很简朴,可是不把它讲清楚不行。一是要让学生认识图形,另一个是让学生从简朴入手,逐步深入,学会怎样认识问题、分析问题。最简朴的工具,往往也是最本质、最基本的工具,通过对简朴的掌握,建设思维体系,通过推理,得出的效果往往是惊人的。这就是数学思维,是科学精神,是我们要着力造就的一项重要内容。许多人说:“平面几何是对人生很重要的一课。”对这一点,科技界是有共识的。

教育周刊:几何、包罗其他数学问题,确实对造就人的数学思维、进而造就科学精神很是重要,但这些课程对初中生而言,是不是过难?

姜伯驹:“新课标”看法是:平面几何对初中生太难。实际上,初中生好动、好问,思想活跃,凡事都喜欢问一个为什么。新尺度用了“螺旋式上升”的理念,把知识点分成几片,先讲一片,然后就放下了,讲下一片的时候就要等到一年以后。可是知识是有一个体系的,前几个知识点告诉你“是什么”,下面就要告诉你“为什么”。现在你只讲了“是什么”,“为什么”要到一年以后再讲,这个体系就切断了,思维探究的精神就弱了。如果初中不学平面几何,高中立体几何上来了,更庞大的图形出来了,可学生还没有建设起正确的思维,理性归纳综合能力、抽象能力、科学精神都不足。基本的训练错过了,高中基础补不起来。

教育周刊:现在,我们都有一个共识:教育必须革新,才气适应社会生长的需要。您认为教育革新应从哪些方面入手?

姜伯驹:我们普及义务教育,不是为了让大家人人都有个文凭,不能降低原来的造就尺度。现在,高三一年都是题海战术,内容不是过多,而是重复。现在初三也来这么一次,学生原本要 3 年学完的工具,一定要在 2 年内学完,然后就大量做训练题,不从这方面入手举行革新,而去改教学内容,显然这种做法不科学。

我认为,中小学教育在一定水平上比大学教育更重要。我们现在的中小学生近 2 亿,中小学的数学教育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再起。这里说的不是造就数学家,而是国民的基本素质。根据这样的“新课标”,很难造就学生分析问题与逻辑推理等方面的能力,更谈不上创新能力的培育。教育的效果是滞后的,十年以后,长大成人的这一代中学生理性思维能力不强,就悔之晚矣。教学革新不能接纳“革命”的措施,要渐进。课程研究、师资造就、学习情况、考试制度,都要举行相应的革新才行。

我希望,立刻(从 2005 年秋季起)停止推行“数学新课标”。鉴于按该尺度编写的课本已经在全国刊行,首先应允许各省市自己选择数学课本,包罗非新尺度课本。特别是重点中学和西部地域等使用新课本确有难题的学校。

其次,义务教育数学课程尺度的研制小组应当吸收对数学科学有深入明白的数学家、有富厚教学履历的中小学西席到场,尽快修订课程尺度。修订后的课程尺度必须妥善部署试验。推广的程序必须与西席培训的程序相适应。实施历程必须请学术机构组织中学西席和数学家举行相对独立的调研与评估。

本文转载自和乐数学。

责任编辑:

上一篇:福建六年级小学生发现“防疫神器”:间距小于一米,腰带就会嘀嘀

下一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