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要闻 > 一周媒体

从人口小国到人才大国,芬兰教育观:每个孩子都值得被公正看待!

2020-05-23 23:39:07 来源: 点击: 文字:(,,)

芬兰总人口只有500多万,平均每平方千米有15.7人。

芬兰曾一连数年成为全球识字率最高的国家;

芬兰的中小学教育被团结国评选为世界第一;

在经合组织的能力评估考试“国际学生评预计划”中,芬兰青少年曾一连在阅读、数学与科学三项评比中压倒一切。

如果你向当地的教育局官员、老师、校长、学生、家长等好奇地询问芬兰教育领先的秘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说到一个词:平等。

不放弃每一小我私家

在芬兰艾斯堡的一所学校,课堂里有十几个孩子,都是多动症学生。

一位老师在弹钢琴,学生们随着旋律自由打鼓。每打10分钟,就休息几分钟。这样的课每次1小时,每周3小时。

经由几周训练,凌驾80%的孩子治好了多动症,回到正常课堂上课。

而这些孩子并不知道自己是“问题儿童”,还以为打鼓就是一次课外运动。

只有老师和家长知道,他们曾经接受过一点儿“特殊资助”。

这是中国驻芬兰大使馆教育处官员邓理明亲自讲述的一个故事,那是他观光那所学校时亲眼所见。

芬兰的中小学大多为公立学校,地方政府免费提供课本、铅笔、午餐,学校分六年头级阶段和三年高级阶段,儿童入学年事为7岁,16岁完成义务教育。

中小学在校学生约有60万人,每年入学新生约6万。

一般每20—25其中小学校划分为一个教学区;特殊需要学校和医院学校直接由区教育署治理。

所谓特殊需要,是指对于学习有难题、有先天障碍、学习习惯有弱点、难以到达同龄孩子平均智力水平或学习能力的儿童,学校给予特殊资助,直到他有正常学习的能力,好比多动症儿童。

在“特殊需要”学校,只管孩子们的个性、智力水平、身体状况千差万别,但不能让一个孩子落后。

一位芬兰前政要说,对于500多万人口的芬兰来说,放弃任何一小我私家,都是国家的损失。

“要让移民的孩子受到平等的教育,虽然移民仅占芬兰人口的3%,只要这个孩子来到芬兰,不管其肤色、母语和种族是什么,都必须享有和所有芬兰孩子一样的教育。”芬兰前教育部长古斯塔夫松曾经这样说过。

“平等教育,是确保每个孩子实实在在地享受到教育这份权利。”邓理明表现。

芬兰各地存在贫富差异,那里条件差,政府的教育投入就越多。

好比芬兰的北部地域是经济不蓬勃地域,因此教育部的投资就向北部倾斜。

不区分好差学生

赫尔辛基教育局局长玛柔•凯罗尼说,孩子的自尊心最强,最需要掩护。

老师们从来不会用“勤学生”和“差学生”来区别看待学生,只有需要特殊资助和普通资助的差别。

好比上数学课,当发现有几名学生感应吃力时,就分配该班两个老师,一位正常教学,另一位专门陪同学习吃力的学生分析、解题。

“我的孩子上小学一年级,想象一下一位7岁的孩子,如果看到自己的结果排在后边,他的心灵会受到多大伤害?如果他排名很靠前,孩子会是何等容易自满?从小就泛起心灵扭曲,以后怎么会有康健的身心去完成良好的教育?如果儿童没有康健的心理、努力的心态,再优异的结果都没有意义。”一位名叫安娜•玛丽亚的学生家长如是说。

玛柔•凯罗尼强调道,“决议一小我私家将成为什么样的人,最重要的阶段,就是他在中小学阶段所接受的教育。这几年间的教育履历,险些决议其人生。”

芬兰强调的是“无竞争”教育。

相对于许多国家对教育的“垂直式”治理,芬兰的教育治理、教学设计是“扁平式”的,所有学校,从不排名。

不划定统一课本

西席是芬兰的热门职业,但人为不高,只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不外,考取师范学校难度很大,录取率仅1/10。

早在1979年,国家就明确划定,西席属于研究型人才,必须具备硕士或硕士以上学历。

芬兰是世界上最早取消西席监视机构的国家。玛柔•凯罗尼说,“我们完全信任每一个西席,他们的事情不需要监视。”

正是这种信任,让每位芬兰西席都有高度的责任感,也引发了他们对职业的热爱和成就感。

1998年芬兰的基础教育法例定,九年义务教育的目的是造就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教给儿童生活所需的基本知识和技术。

芬兰的国家教育委员会卖力制定焦点教学纲领,纲领内容和划定很是宽泛。

没有统一的课本,没有统一的教案,选什么课本、教什么、怎么教,都由教课老师自主决议,但要切合教育纲领的基本要求。

至于学校内部治理、西席聘任,全部由学校自行决议。

人人平等享有受教育权利,教育注重公正、诚信、平等,对西席的充实尊重,尤其是教育体制设置、治理和创新一直都遵从人性和科学性合一的理念。

正是这种理念的引领,资助芬兰从“人口小国”成为“人才大国”。

责任编辑:

上一篇:经常“不写作业”结果却很好的学生,逃不外这“3原因”,贼真实!

下一篇: 返回列表